现在比特币价格多少

保定重金屬開采聯盟

江城雨驚魂難定 鏡前人有命難逃|《桂山上的仙兒》第一回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
  • - -
樓主
  


歷史悠久的桂山大學里

一名普通的大學生

遇見了怎樣奇妙的故事

一段奇遇就此展開





2016.4.25 | chapter 1







?第一回


江城雨驚魂難定 鏡前人有命難逃



少時聽雨閣樓上,紅燭昏羅帳;中年聽雨客舟中,江闊云低,斷雁叫西風;而今聽雨僧廬下,悲歡離合總無憑,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江城的春天,總是讓人懷疑,似乎樹葉從梢頭落到地上,便已經歷了四季一般。前兩天還是艷陽高照,可隨著昨晚一陣旋風卷起了街邊的葉子,這天空就閃起來一道驚 雷,似乎把云彩撕開了一道口子,雨就跟瀑布似的落到了地面。雖然此時已經是早上九點,但是寢室里還是顯得十分的昏暗。王元在輾轉反側難以入睡的一陣翻騰之 后,還是無奈的盯著一頭蓬亂的頭發下了床。


王元,是這所桂山大學的學生,桂山大學據說有百年的歷史了,但其實桂山這個地方歸到學校的名下,也不過就幾十年的時間。


江城室內有三個部分,分別是西北西南和東南,而這三個大區域是被兩道江水隔開的。這里則地處江城東南部的大學城,有著大大小小十余所高校。


桂山大學和其他兩所大學麻山大學以及洛山大學分別占了此處的三座山頭,也都以各自所在的山頭命名,據說當年選址的時候這三個山頭都是墳場,但是因為便宜所以 還是選了這個地方,當時建校之處還請了有名的堪輿先生給看了風水,布了局,此等坊間市井傳言到現在每一任新生還都能聽到。桂山大學有幾棟老宿舍,年代久遠,據說是民國時候就有的舊址,學校位置定于此處之后,就把這幾個老房子翻修成了宿舍,但是外面看上去仍舊顯得很古樸。




王元是去年才搬到了學校的老宿舍里,之前的宿舍據說因為要改建成學院的樓,便讓他們搬出來,還以搬進的宿舍有空調來調動學生搬遷的積極性。雖說這個宿舍還算寬敞,也有空調,但是他所在的一樓陰面的位置,總是讓這個地方顯得陰暗潮濕,本來學校依山而建,老宿舍處在下坡位置,推開窗子就能面對地上的草,而在以往晴天的時候也只有正午能看到對面寢室玻璃反射的陽光,一旦陰天下雨這屋里即使在大白天卻也和晚上沒什么太大區別。


然而即便陰暗如此,王元還是在他自己的床位的欄桿上面安裝了兩扇密不透風的深藍色床簾,外面看起來就像與世隔絕似的,而從里面可是嚴絲合縫的沒有光亮。用他 舍友的話說,王元每天就跟把自己關進棺材里似的,用他自己的話講這叫保留個人空間,當時還念了兩句詩:“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酸腐之氣,一時也能噎的人無話可說。


作為一名普通的大學生,至少前二十多年的人生中,王元都是平淡的度過了他的學習生涯,基本所有的奇聞軼事對于他來說都可以胡編亂造和封建迷信這兩種,那些別人口中的經歷與他而言就如同是從熊演變成熊貓那么遙遠。


然而,這幾天的經歷,卻讓他感覺自己撞了邪。


4 月18號周一,傍晚的時候,王元在金粟園吃飯。這金粟園是學校里建的比較大的食堂,雖然菜做的重油重鹽,但是因為離著宿舍近一些,王元也就懶得去別處了。 用他的話說這種食堂吃起來也就是為了餓不死而糊口,王元平素是個喜歡四處找美食吃的人,實在是瞧不上食堂的飯菜。但他由于之前吃的太狠,最近實在是缺錢缺 的要吃土,于是也“屈尊紆貴”地天天來食堂喝粥了,本來這個事不怎么光彩,他還自己美其名曰是修身養性,說“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元也不改其樂。”這種臭不要臉的精神也實在是沒誰了。




那天下了一整日的瓢潑大雨,天陰沉的要命,好像就再也不想放晴一樣。“這破雨什么時候能停啊,我鞋都濕透了。”王元吃完飯從金粟園一樓的右側門出來看著門口的積水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跳著往沒水的地方走。食堂右門口不遠處有一個小賣部,雖然這地方叫做報刊亭但是實在是沒怎么賣過報刊。王元走到這里時,突然好像有什么人提醒他似的,心中有種異樣的感覺,他忍不住朝著自己的右側看去,那小賣部右邊十五步左右有一個垃圾場,而在這個垃圾場旁邊的一顆小樹下,王元看到了一個奇怪的人。


那人打著一把黑的讓人看著覺得自己要陷進去的傘,而傘底的顏色卻好像用血刷上去還未干似的,鮮紅欲滴,這種強烈的顏色對比,好像是個漩渦,讓人看了之后覺得頭暈腦脹,而且心里很不舒服。傘柄不是金屬的,王元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好像是木頭但又沒有紋理,倒是有些稀奇古怪的花紋在傘柄上,黃里又帶著點白,握傘的手露出來,手指細長上面露著青筋,顯得手很白。


這人穿著一身藏青色的長袍,好像是清朝時的款式,斜襟高搭的蜈蚣扣。他頭發很長,黑里呆著點綠色,垂下來似乎長到了肘部,面色很蒼白,雖然在雨幕里但王元卻 能清楚的看到那人的五官,眉毛又黑又粗好像是鋼針,一雙三邊吊角眼,鼻子很尖稍帶鷹鉤,嘴唇很薄而且顏色發紫,下巴上留著山羊胡,稀稀疏疏的,看起來應該有五十來歲,一張臉有點像演日本能劇用的面具,越看越讓人心寒,整個人站在那里有一種有些陰森和詭異的感覺,和周圍的環境似乎格格不入,仿佛不是當世之人。


王元看的有點發愣,感覺真個世界只有自己和那個怪人,其他人好像進入了另外的空間。有那么一晃神的功夫,那人似乎感到了王元在看他,猛地轉過頭來,眼神和王元交匯上了,沖他一樂,這人的嘴咧的非常開,兩邊嘴角直接扯到耳根部,嘴里的的牙齒好像是刀鋒一般鋒利而且比一般人的要細密,好像是一根根帶刃的刺,那場景非常嚇人。


王元被嚇了一哆嗦,只覺得渾身汗毛都炸了起來,連忙收回眼神,他就覺得一陣眩暈,好像從另外一個空間回來一般,心中升起一陣強烈的不安感,急忙轉頭趕緊快步走開,頭都不敢回,逃命般的跑回宿舍。


當時他以為自己看錯了,出現幻覺,但從那之后的幾天,王元就覺得不對勁了。他總覺得后背發涼,從脊椎骨擴散到整個后背那種涼,就好像有人無時無刻不在盯著他一樣。而且每天晚上睡覺都不踏實,入睡特別困難,一閉上眼就是那怪人咧著嘴在笑,那張臉在眼前晃來晃去,一口鋒利的牙齒讓人心寒。即使好不容易睡著了,也會做噩夢,而且每晚都有“鬼壓床”的感覺,意識清醒但四肢動彈不得,喉嚨好像被扼住想出聲卻說不出話,眼睛能看見宿舍的場景,但是此時看起來周圍可比往日的宿舍要陰森的多,恍惚間還有人竊竊私語。


整整一個禮拜,王元一個安穩覺都沒睡過,臉色發沉印堂發黑,頂著一對熊貓眼就跟國寶似的,成天精神恍恍惚惚。他也試圖把這件事跟朋友說,但是這種事跟別人說 人家也不信啊,他室友聽了之后就拍了拍王元的肩,說:“少年,你寫論文太累了吧,要不要去喝點安眠藥啊。”他也只好自己硬杠著。


“又下雨了啊,希望今天別再遇上點什么幺蛾子。”


今天是周五,和周一一樣又是一個雨天,王元看著沉沉的云彩,心里直犯嘀咕。因為要到期中了,有很多課程論文要寫,但寢室太過喧鬧,根本無法安心寫東西,他只能早些起床去圖書館,而且圖書館人多一些,王元也覺得安心一些。




因為專業的緣故,王元一般去的是圖書館的五樓,這里文科類的書比較全,但是五樓的學生一般也比較多,稍微來晚一些就占不到位置。王元本想今天九點多再去應該已經沒位子了,但是沒想到,今天卻失策了,整個五樓都沒有什么人,他來回走了一圈,應該不超過十個。“因為下雨么。。。”王元只能找到這個理由來安慰自己,雖然一開始心情很忐忑,但是寫起論文焦頭爛額的就忘了這些事,不過這一天都好像很平靜,除了他坐的時間太久腰痛之外,即便是中途去食堂吃飯也沒發生什 么怪事,王元心中稍定,暗道:“或許是之前光喝粥餓的出現幻覺了吧,自己嚇唬自己。”???????????????????????


一直到晚上九點半,圖書館的音樂響起的時候,他終于搞定了三篇論文,長長地伸了個懶腰,松了一口氣,“嗯?怎么。。”王元突然覺得哪里不對。他合上電腦,發現自己四周已經沒有人了。“都回去了么?我好像連管理員都沒看到啊。”王元心里又開始慌了起來,他隱隱約約感覺到一點不正常的地方,但是就是說不上來,這種感覺很難受。而這時他腦海中又一下子浮現出那個怪人的慘笑,就感覺從尾骨往脖頸冒了一溜涼氣。“上個廁所趕緊走,太瘆人。。”他一邊想著一邊進了廁所, 嘀嘀咕咕的去洗手,很自然的看了看洗手臺的鏡子。


突然,圖書館的燈突然黑了,也不知道是整個圖書館都黑了還是只有五樓的燈不亮。這人從亮的地方進到暗的地方就有一會兒什么都看不見,王元此時就成了個睜眼 瞎,但是他耳朵卻沒受影響,閉館的音樂這時候變了,本來應該是一段舒緩的音樂的,可此時卻變成了一個女人在唱歌,聲音非常詭異,嘶吼似的唱出來,而且根本聽不懂在唱什么。歌聲背后似乎有什么人在哭,又好像有人爭吵。王元都嚇呆立當場,猛然間所有聲音變成了一聲刺耳的尖叫,他就看到眼前的鏡子突然發出了亮光,是綠色的,慘綠慘綠的。


王元試圖讓自己把眼睛閉上,但是無奈眼皮根本不聽使喚。就直勾勾的看著鏡子里的東西。按理說即使是有光,鏡子里也應該是王元自己的臉,但此時鏡子里的卻是一 個閉著眼的女人,烈焰紅唇,渾身穿著鮮紅的衣服,臉色湛青碧綠,也不知道是鏡子發出的綠光顯得還是怎么回事,看著這女人王元就覺得渾身冰涼。




廣播里尖叫聲消失的時候,鏡子中女人的眼睛慢慢地睜開了,王元看著那眼皮一點一點睜開,就覺得自己心跳一點一點變快。那眼睛里根本沒有眼珠,連眼白都沒有, 就是一雙黑漆漆的洞,這兩個黑洞里面似乎有類似蜈蚣的觸角在往外爬,爬出來的蟲子都長者一張人的臉,王元對這張臉很熟悉,因為正是他自己的臉。


此時女人的嘴也張開了,沒有牙齒,雖然嘴角是向下咧的哭喪臉,但王元能感覺到她在笑,笑的非常慘,好像天下的怨氣都加到了她的身上。那些蟲子從眼睛中爬出來又爬進她嘴里,然后,女子的眼睛和嘴巴里開始滲出血來,鼻子和耳朵也滲出血來,每一個汗毛孔中都開始往外冒血,開始是一絲一絲的滲,后來就是一股一股的冒出來,血液淹沒了她的臉,頭發,最后只剩一個冒血的輪廓,還有七個黑漆漆的窟窿。


猛地這個血人開始掙扎,似乎是想逃離出鏡子,雖然那雙眼睛此時已經不能稱之為眼睛,但是王元能感覺到那女人在看他,他能聞到血腥的味道,而且越來越濃。雖然他很想逃離這個地方,可是腿好像灌了鉛一樣根本邁不動,突然鏡子碎了,血人撲了出來,王元在意識消失前最后感受到的是一雙黑洞似的窟窿。


“啊!”隨著一聲大叫,王元醒了。他趴在電腦上,圖書館的閉館音樂已經響了,借閱室好像夢里一般只剩他自己,王元心想別待會上廁所這個事會發生吧,正當他猶豫去不 去廁所的時候,突然想到一件事,學校的圖書館是一周不休息的,除了周五下午和晚上閉關,所以今天如果是周五的話,圖書館下午和晚上根本不會開放。想到這王元冷汗都下來了,他趕忙把東西一股腦的扔進書包里,飛似的往外跑。因為電梯有鏡子,所以他特意選擇了走樓梯,“今天的樓道有點暗啊。。”


王元蹬蹬的下著樓梯,樓道里一絲光沒有,聲控的燈也沒有亮,他卻能清楚地看到自己腳下的樓梯,“怎么還沒到一樓。。。”王元慌張無比的拿出手機,頭上的冷汗 滴到屏幕上都來不及擦,借助手機的光亮,他照了一下樓道里放樓層牌子的位置,卻發現根本沒有樓牌號,煞白的墻上用紅顏色寫著一個“回”字,那顏色好像是剛寫上去的,而且好像是用手指蘸的什么顏料寫的。


那個位置兩米來高,人根本就寫不上去,尤其那顏料還沒有干,而王元下樓的過程中根本沒看到一個人。“莫非是那。。鏡子里的。。。”想到這王元渾身打了一個激靈,投胎似的就往下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前面的亮光讓他停了下來,終于,王元看到了出口的所在,他二話不說就沖了出去。


“這是。。五樓?為什么我往下跑還會到五樓!”王元本以為自己已經逃出生天,可是亮光處沖進來發現自己竟然并沒有離開五樓,心中瞬間絕望了。那五樓借閱室的燈還亮著,但是一閃一閃的,他就站在大廳當中不敢往借閱室中走,閉館的音樂此時已經換成了一個女人的歌聲,很刺耳,很難聽,和王元在夢里聽到的一模一樣。


正當王元以為那廣播里的聲音要尖叫時,周圍卻突然安靜了下來。什么聲音都沒有了。這時,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了一陣腳步聲,還伴隨著什么東西敲擊地板的聲音,這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好像到了樓道。王元腦子此時一片空白,仿佛已經傻了一般,站在五樓大廳中一動不敢動。好像是到達了目的地一般,那腳步聲停下了, 王元能感覺到有什么人,或者說他不確定來的是不是人,就站在他身后。此時,他只覺得脖子僵硬的像一塊石頭,根本不能也不敢回頭。


可是事與愿違,冥冥中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好像是有一只手在掰王元的腦袋,他就覺得脖頸處卡拉卡拉直響,牙齒也上下直打顫。




慢慢的,他扭過頭來,眼前是一撮山羊胡,胡子上面是一張咧開的大嘴,嘴角直接咧到耳根部,嘴里一排排的牙好像是刀鋒一樣細密又鋒利,牙齒上還有著鮮紅的血,往下滴落。。



- 未完待續 -

華師學生作品《桂山上的仙兒》今日上線

將于每周一、三、五在華大青年微信平臺上連載推送

歡迎通過下方留言區進行交流互動

如果您想挑戰校園懸疑、青春等類型連載小說創作

成為華大青年簽約作者,請通過[email protected]與我們取得聯系






本文作者





圖片 | 網絡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舉報 | 1樓 回復
现在比特币价格多少 东京热色片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微博 雷速体育在线直播 贵州11选5 山君配资 球探篮球比分球比分 黑龙江22选5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恒牛所 日本av女优的a片影片名称 福建快3 体彩20选5 三一重工股票分析 浩广配资 国外拍a片 湖北十一选五